全球时装周再次上榜:上海时装周开盘上升,跃居第四位

珉豪雪莉飞纽约出席时装周_纽约巴黎时装周杨幂_纽约时装周开幕/

图注:上海时装周在开源中迅速崛起/受访者供图(下同)

尽管全球时尚业因疫情被按下“暂停键”,但时装周因其活力和在时尚界的特殊地位,仍然受到全球关注。 值此2021秋冬上海时装周开幕之际,新华社发布的全球时装周活力指数显示,上海时装周在开放中迅速崛起,从全球第五、第六跃升在之前的十年中排名第四。 将与巴黎、米兰、伦敦、纽约一起位居世界时尚界第一。

纽约时装周开幕_纽约巴黎时装周杨幂_珉豪雪莉飞纽约出席时装周/

图注:大众对上海时装周的关注度和搜索量大幅提升

上海时装周参展品牌数量首次超过纽约和伦敦

美国纽约、法国巴黎、英国伦敦、意大利米兰、中国上海、中国国际时装周(北京)并称为六大时装周。 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以2020时装周这一全球时尚盛事为样本,对其引领的时尚潮流进行数字解读。 在适当保持连续性的同时,将更加注重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全球时尚产业可持续发展的研究,以及时装周对时尚潮流引领作用的分析。

从时尚传播的角度来看,2020年巴黎时装周的媒体传播仍将保持第一,仍然是国际时尚潮流的风向标。 米兰时装周从第四跃升至第二,疫情下积极运用数字化手段。 上海时装周虽然仍排名第五,但已经缩小了与前四名的差距。 尤其是公众对上海时装周的关注度和搜索量大幅提升,显示其在疫情影响下勇于化危为机,开辟时装周运营新模式。 模式取得丰硕成果。

从聚集时尚元素来看,巴黎时装周和米兰时装周已连续三年位居前两名,并持续聚集国际顶级服装品牌和设计资源; 纽约时装周已从第三名跌至第五名,逐渐丧失在品牌数量和活动方面的优势。 上海时装周从第六位上升至第四位,充分展现了中国市场的引领作用,受到时尚界的特别关注。 除上海时装周外,其他样本时装周的元素聚集绝对值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东京、纽约和首尔,下降幅度超过40%,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时装周。流行。

从时尚消费来看,2020年全球经济下行,时尚产业发展受到影响。 美国、欧盟、日本等时装周样本纺织品、服装鞋类零售等时尚相关消费大幅下滑,尚未摆脱疫情影响。 国内买手、编辑、明星、博主等业内人士的大规模缺席,直接影响了国际时装周的消费拉动规模。 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中国时尚消费市场在疫情有效控制下率先大幅复苏。 上海时装周作为中国国际时装周的代表,正在积极探索危机下时尚产业转型发展之道。 全球首创“云时装周”开启新消费模式,销售额逆势增长。 上海时装周参展品牌数量从2018年的178个增加到2020年逆势增至216个,首次超过纽约和伦敦。

综合分析,时装周参展品牌数量、发布活动数量以及知名品牌参与情况表明,时尚界“西强东弱”的格局正在形成。逐渐被逆转。 巴黎时装周、米兰时装周位居第一梯队,地位相对稳定; 伦敦时装周、上海时装周、纽约时装周、中国国际时装周构成第二梯队。

珉豪雪莉飞纽约出席时装周_纽约巴黎时装周杨幂_纽约时装周开幕/

图片说明:一年两届的上海时装周日益成为“城市大事”

时尚产业助力“国际消费城”

自1995年以来,上海致力于建设以服装文化节为主的国际时尚之都。 2003年,“上海国际文化节”正式更名为“上海时装周”。 26年来,我从无知到了解,从秀场到市场,从服装制造到科技与时尚。 在国际化、市场化、专业化引领下,时尚产业从过去的无形、无形转变为时尚生活方式,在实践中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

如今,每年举办两次的上海时装周已日益成为“城市大事件”,每季分为七个模块、上百场秀场。 MODE已成为亚洲最大的订购季,展出品牌超过800个。 2020年,全球时装周因疫情几乎停摆,但上海时装周首次走上云端,即秀即卖,成为全球首个重启的时装周,2019年销售额突破5亿元。一周。 2021年,全球时装周纷纷走向云端,上海时装周打通线上线下,形成全球立体直播。

2017年,上海时装周被列入“上海文创50”重点推广项目,成为上海面向全球发布新品的重要平台。 该市明确提出,要把上海时装周打造成为上海的名片,吸引全球时尚产业落户上海,将其打造成为中国、亚洲、世界的时尚产业链和生态圈。

上海时装周砥砺前行26年,已成为国际资源配置的新平台、新材料、新技术、新设计的创新之地、高端纺织产业的引领功能、国际时尚文化、理念和技术交流的开放中心。 上海是一座有着丰富商业底蕴的城市,也是国际消费之都。 时尚产业的集聚发展,将助力上海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消费城市。

新民晚报记者 张玉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