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装周首日 年轻设计师的时尚崛起

上海时装周首日,Labelhood上数位年轻设计师发布了其2017春夏系列的作品。值得注意的是,展示过程桥段的设计和概念的呈现也需要与时装创作本身保持一致的水平。 

这一季上海时装周最有趣的,莫过于年轻一代设计师的集体亮相。白色帐篷已经支起的太平湖主场地今天还较为安静,老人们围着湖边小道散步,每走个三五步就有个耍太极的老人。翠湖天地俯瞰着这片闹市中的绿地。好奇姚明一家人会不会纳闷这家门前到底在发生什么?或许贴满上海,尤其是新天地地区的横幅会让这里的居民理解到上海这座城市企图成为中国时尚产业中心的雄心壮志。

在几年的摸索和积极交流后,现在上海终于开始懂得该怎么玩时装产业游戏,并设立起了相对规范和完善的规则。新天地的主场地为渠道占优势的中国商业和成熟设计师品牌提供了曝光的理想平台。Labelhood则将的年轻中国设计师吸引到了这里,创造了诸多媒体谈论的焦点。上海遍地开花的展厅(Shworoom)和展会(Tradeshow)则为上述两个平台给予了商业支撑,实现自给自足,甚至是自我完善的机制。

这一季是秩序建立的一季,起码在自由市场中是如此。优质资源不断集中,品牌的分级和分类也逐渐明显。毫无疑问,Labelhood里的设计师都是冉冉升起的新星。他们懂得何为创意,并通晓国际时装产业的运营法则。这些年轻的设计师学成归来,或驻扎海外,有着国际化的视野,也深谙中国市场的门路。中国历史历来由中西贯通者推动,而他们如今也肩负着将中国时装推向世界的重任。可他们大都年轻,缺乏实战经验,今天的几场展示暴露了这些设计师们概念叙述掌控力缺失的问题。

Shushu/Tong在Labelhood的展示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Shushu/Tong并无大碍,是今天的佼佼者。雷留树和蒋雨桐这两位伦敦时装学院硕士在就读期间创立的品牌如今已于全球30间店铺中贩售,当中不乏Dover Street Market和Lane Crawford等著名零售商。

而他们今天的动态展示从概念到执行都很好的反映出了他们为何深受买手和媒体的喜爱。在今天的4场展示中,他们在中实大楼的呈现最为完整。为了衬托以花仙子为设计主题的系列,他们在大楼庄严的大堂里搭建起了起伏的展台,上饰大束的花卉,台面不时有袅袅干冰喷出。身穿淡雅色系密布花卉图案设计的模特扎着个比约克式的发髻,脸颊两抹红,绕场一圈后她们摘取一朵花朵,一瓣一瓣的将其剥落。一颦一蹙,内心戏十足。设计师告诉BoF:这个细节是为了反应少女失恋时纠结的心情。

创立不到两年的Shushu/Tong风格一直都十分少女,设计上多用褶皱、蝴蝶结和绑带的元素,但由于此前仅以图片形式传达品牌形象,始终缺乏一个鲜明的形象。此次花丛中花仙子的形象可谓是品牌定位的完美体现。有人、有景、有衣,三体合一。最后设计师为了实现与观众互动,响应Labelhood全民参与的倡导,他们还专门做了一条白色的不对称长裙,而观众们在展示结束后可以将他们请柬中附送的花仙子贴纸贴在这件纯白的衣服上。

这一季的亮点在于他们首次尝试的珠片工艺。设计师表示,要绣满那条饰有黑色蝴蝶节绑带的白色长裙,工人要不间断的连续2周才得以完成。而这样的工艺细节,也让Shushu/Tong开始从年轻时装品牌向高级女装品牌转型。设计师透露,这几款定价最高的单品受到了欧洲买手店的热烈欢迎。

MUSEUM OF FRIENDSHIP在Labelhood的展示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相比起Shushu/Tong的纯洁与梦幻,王天墨墨的品牌Museum of Friendship则试图在甜美少女的思绪中寻找叛逆乃至BDSM的痕迹。“我不希望Museum of Friendship的女孩是完全的可爱,我希望她会有一些的东西存在。”设计师说道。

设计师表示她这一季的设计灵感“I did it my way”来自一位她在上海浦东躲雨时在肯德基里看到的一位老奶奶。穿着奇特的她是当时全场的焦点,满身都是水洗标、标签和桌布,而她却一点都不在乎。设计师甚至承认,在停雨后,她甚至还尾随了这位老奶奶十几分钟。可惜最终还是没有勇气上前与她对话。

鉴于此番经历,她将老奶奶身上的水洗标细节运动到了运动服上。此外,设计师还开始设想少女成长过程中遇到的不同场合所需穿着的衣服。运动、参加朋友婚礼、出游,等等。设计师作为一个品牌,她在积极拓宽不同产品类别,与她的顾客一同成长,为他们通过不同场合服装的需求。因展示场所新天安堂曾是教堂而启发,设计师以其灵感,希望这个展示也能有神圣的感觉。因此在发布会开始时,所有模特会一同上场,如同唱诗班一样,载歌载舞的带动现场气氛。

Tommy Zhong在Labelhood的展示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上一页 1 2 下一页